本土女星昔當街被隨機擄人「童軍繩綁脖子硬拖進車內」歹徒:我要錢


本土女星昔當街被隨機擄人「童軍繩綁脖子硬拖進車內」歹徒:我要錢

Audi北桃園展示中心 進駐桃園藝文特區

童星出身的許瀞蔆個性獨立,但人生也曾經歷兩次危險。(圖/焦正德攝)

童星出身的許瀞蔆從國小五年級就開始演戲,養成獨立的個性,沒想到她人生曾經歷兩次危險,國中時被另位童星的爸爸騷擾險被侵犯,另一次是在路上被擄人綁架,生命遭受威脅,還好她冷靜不驚慌,讓自己成功脫險。

許瀞蔆至今記憶猶新,國中時她接到一出在新北市林口山區取景的戲,家住桃園的她,都是搭林口長庚接駁車到長庚,劇組再接她到山區拍戲,但某天收工特別晚,隔天又一早通告,沒有車可以搭,同劇男童星的爸爸便邀她到家裡過夜,「因爲我跟那個童星認識很久,合作很多部戲,童星時期就同公司,跟他爸媽也都認識,也去住過他家一次,我就說『好哇』。」

「他們家有兩層樓,三樓跟四樓,第一次住時我是跟他兒子一起在四樓打地鋪,大人住三樓。那天他爸上四樓叫他去睡樓下,說『阿公阿嬤怕你欺負人家』,我也不疑有他。」沒想到,這只是一個說詞,真正欺負人的竟是童星爸爸,「我那時候還小,不知道要鎖門,睡覺睡到一半,感覺到有人摸我身體,而且還邊親我,我嚇醒說『你在幹嘛』,他還很冷靜說他睡不着,我說『你在幹嘛,你睡不着幹嘛來找我,你出去』,還好他就出去了,我立刻把房間門鎖起來,整個晚上不敢再睡。」

闲坐阅读 小说

許瀞蔆國中時期遇過性騷擾,但當時年紀還小並不知道如何反應。(圖/焦正德攝)

隔天到片場,她纔跟那位男童星說前晚發生的事情,「我就在哭,他爸看到我落單,就過來說『妳不要亂講話』。」她也真的就隱忍下來,「當時我只是小朋友,年紀太小,根本不知道還能如何反應,就都沒有講出來,一直到現在。」

另一次遇到危險,是她二十歲時,當天她準備開男友的車去拍戲,遇上隨機擄人綁架,「那天下雨,我趁雨停空檔要跑步去開車,一臺車插在車道上,有人示意我從他旁邊繞過去,結果我一過去,他拿出童軍繩勒住我脖子,後車門一開,要把我推進去,那臺就是他的車!」

許瀞蔆用盡洪荒之力用手頂住車身,歹徒見她抵抗,乾脆改用拖的,她因爲脖子被綁住又被拖,難以呼吸,就被拖進車子裡,「很可怕是因爲身上淋過雨有熱氣,不到五分鐘,車子裡都是霧氣,外面看不進來,我也看不到外面。」遇上意外狀況,她卻格外冷靜,沒有哭或呼救,「我滿腦子想着我要怎麼離開這裡,我就開始跟他談判,問他是不是要錢,他說『對,我要錢』。」

响应世界母语日 竹县文化局邀亲子多元阅读趣

成年後許瀞蔆也曾遭遇綁架事件,幸好對方心軟放她一馬。(圖/焦正德攝)

立委接获桃机员工信件指「P3停车场出入混杂」 筛检不能只限信实

見對方目的是錢,許瀞蔆開始動之以情,「我說我是單親家庭,家裡有媽媽要養,我做兩份工作,早上去保險公司上班,現在要去臺北工作,我不是背名牌包,不是有錢人,我可以把身上錢都給你,請你放我走。」沒想到,這番話還真的奏效,對方說自己也是單親家庭,因爲被倒債的經濟壓力,才鋌而走險。

很幸運的是,她遇上的綁匪不是真的性格殘暴,對方放她走,並跟她道歉,錢也沒有拿,「過程大概十五分鐘,我一上車暴哭,打給我媽、打給公司說我被綁架,劇組一開始不相信,還是要我去,我到現場他們都嚇死,因爲脖子的勒痕摩擦流血,我的狀態沒辦法拍,他們叫我快回家休息,後來傷口過了滿久纔好。」

許瀞蔆說:「幸運的是兩件事都是大事,但我都沒有被得逞,人都平安。」從小獨立拍戲的經驗,讓她可以冷靜面對突發狀況,「我只想着要活下去,要怎麼離開,如果掙脫、搏鬥可能更激怒對方,女生的力氣怎麼可能贏過男生。」此後她也提高警覺心,走路或開車都會環顧四周,提防被鎖定或跟蹤。很巧的是,兩起事件都是她拍在導演李嶽峰作品時發生,令她哭笑不得。

許瀞蔆很幸運地逃過兩次危難,如今的她個性冷靜,面對各種突發狀況都能理性處理。(圖/焦正德攝)

条通商圈老公寓 逾2亿售出

更多 CTWANT 報導